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田園綜合體發展,如何走上高效理性之路?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02-26 | 關鍵詞:田園綜合體規劃設計,田園綜合體規劃,田園綜合體

 

繼特色小鎮之后,“田園綜合體”概念火爆,各地對于田園綜合體的建設熱情高漲,很多項目已經箭在弦上。

 

隨著田園綜合體熱的到來,研究專家、規劃設計師、開發運營商、金融投資機構紛紛把目光聚焦于此,田園綜合體在良性發展中也出現了以延伸農業產業鏈之名拿地,忽視農民利益的狀況,也面臨如何協調農村產業、生態、文化發展的難題。這些難題應如何破解?田園綜合體發展應如何走上高效理性之路?

 

一、堅守與回歸,田園綜合體特色是“田園”,關鍵在“綜合”

 

初秋,位于無錫惠山區陽山鎮的東方田園綜合體,艷陽高照,景色宜人。在這里,書院、客棧、農田相映成趣,人們在田園里盡情體味著鄉村的本色。書院的后院,一棵陽山鎮拾房村最老的桃樹,維系著游人對土地的自然情感。不遠處,“蜜桃豬的田野樂園”里,以泥土、木頭、樹樁、樹枝等原生材質為材料,純手工打造的樂園讓孩子流連忘返。

 

作為中國首個田園綜合體項目,田園東方實現的不僅是一個農業、文旅、社區的綜合模式,更是一個與當地文旅產業融合、人與自然生態融合的田園社區,蘊藏著人們心底原舍、原鄉的鄉土情結。

 

“陽山的農業用地占了70%,要想富民強鎮,就要走‘生態立鎮’的發展之路。陽山發展休閑生態產業的鋪底工作已做了多年,我們看到了一種非常明顯的趨勢:現代社會,誰有生態,誰就有生產力;誰有生態,誰就有未來。”無錫惠山區陽山鎮黨委書記吳立剛說。

 

作為長三角經濟發達地區,陽山鎮對生態發展的堅守也經歷了痛苦的選擇過程。

 

“我們把138家味精、陶瓷、化工、水泥等污染企業搬出,這個‘減法’是最難的文章。”吳立剛說,但是,沒有這個減法為前提,建設美麗鄉村,發展田園綜合體就難以實現。

 

在吳立剛看來,農村土地改革、美麗鄉村建設、田園綜合體構成了一個鄉村發展的“三部曲”。

 

與政府引導、村民參與提升的新農村建設模式不同,田園綜合體的發展模式可謂獨樹一幟。盡管是以市場主體的身份參與建設,但田園東方創始人張誠從來不把綜合體看成是一個單一的項目,“我們本身就是在參與新城鎮建設、美麗鄉村建設,把鄉村的基礎設施發展起來,把河道疏通,把生態打造起來,為一二三產業融合提供新的思路,為鄉村創業就業提供新的平臺。從這個角度說,田園綜合體是契合城鄉一體化發展的歷史產物”。

 

如今,不僅在無錫,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新農村新農業新城鎮建設探索的步伐也在不斷加快,新的樣本和模式不斷涌現,一種城鄉互動新格局正在逐步確立。田園綜合體為城鄉的互動格局搭建了新的模型。

 

在張誠看來,田園綜合體的特色是“田園”,關鍵在“綜合”:農業生產是基礎,休閑旅游產業依附于農業,呈現田園特色。田園社區則依賴于以上產業,圍繞居民和游客,建設田園社區。

 

“融合發展成為田園綜合體的第一要義。”財政部國家農業綜合開發辦主任盧貴敏認為,建設田園綜合體,不是在生產、生活和生態等領域單一的、局部的試點探索,而是對農業農村生產生活方式的全局性變革。要通過一二三產業的深度融合,帶動田園綜合體資源聚合、功能整合和要素融合,使城與鄉、農與工、生產生活生態、傳統與現代在田園綜合體中相得益彰。

 

二、產業、文化與生態“三位一體”,實現農業、休閑與社區的融合

 

回歸田園,田園生態不可或缺。以村落房屋為例,拾房村原本是一個蘇南地區普通的自然村落,在2013年村民全部搬遷后,房屋有的被拆遷、有的倒塌。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或恢復村落自然形態,田園東方綜合體在建設中“刀下留房”,選取了十座老房子進行修繕和保護,還保留了村莊內的古井、池塘、原生樹木,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村莊的自然形態。

 

自然形態保護僅僅是田園綜合體的冰山一角。通過“三生”(生產、生活、生態)、“三產”(農業、加工業、服務業)的有機結合與關聯共生,涵蓋生態農業、休閑旅游、田園居住等復合功能,田園綜合體實現了新型產業與農村發展的有機結合。

 

隨著今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田園綜合體”,這一概念引起市場關注。按照一號文件要求,田園綜合體要“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農事體驗于一體”。

 

這就意味著,田園綜合體一頭連著鄉村的美麗和活力,通向都市人的世外桃源和田園夢想,一頭連著鄉村商業價值的提升,能更好地帶動新農村的發展,促進社會就業問題的解決。

 

兩年前,28歲的陽山鎮桃源村姑娘郁春燕從南京農業大學畢業,回到老家陽山鎮,來到田園東方工作。在她的眼里,家鄉不僅有優美的自然景觀,有蓬勃發展的水蜜桃產業,更有閑適恬淡的鄉村生活。

 

“以前我們這里僅僅是賣桃子,后來發展鄉村旅游開始‘賣’桃花,現在推介的則是江南的‘花樣生活’。”郁春燕說。

 

“產業是田園綜合體的基礎。完善的田園綜合體應是一個包含農林牧漁、加工、制造、餐飲、旅游等行業的三產融合體和城鄉復合體。”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劉奇說,要提高田園綜合體建設的含金量,保持田園綜合體發展的持續性,還需要在拓展產業鏈上下功夫。沒有產業支撐的田園綜合體只能是一副空皮囊。

 

在田園綜合體發展中,并非開發一座古村鎮,就能喚起鄉愁,要使得消失的“原鄉”得以重現,開發需要尊重文化、尊重生態、尊重自然。

 

“土地才是我們華夏文明的根本,我們做田園綜合體,是為了讓人看見土地本身的價值。讓廣大的鄉村能在保持原有風貌的基礎上,和現代都市文明進行融合,讓那些因為渴望美好生活而背井離鄉的孩子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土地,并且能同樣享有本是城市獨有的現代文明。田園綜合體不同于一般文旅項目,不是所謂的農家樂或者農村旅游,而是一種承載著土地之情的新型鄉鎮文化。”張誠說。

 

三、以“文化”為靈魂,去掉浮躁才能收獲希望

 

作為一個新生事物,田園綜合體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從已經進行的實踐來看,這樣的創新實踐有效地把政府、農民、市場三方的力量糅合在一起,為新型城鎮化的探索和建設打開了更大的想象空間。然而,政府、市場、農民的共贏能否實現,如何處理好田園綜合體與農民的關系、與土地的關系,亟須在實踐中不斷探索。

 

在多主體開發中,核心的主體是誰?

 

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指出,要建設“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讓農民充分參與和受益的”田園綜合體。

 

“中央提出以農民為主體的思路,強調要保護農民的利益,在開發中不能忽視農民的訴求,要以農民為基礎。”由于一家一戶的小農戶是分散的,由其集合而成的主體就是農民專業合作社,因此,田園綜合體最合適的開發模式就是“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

 

具體分析,上述模式中,龍頭企業可以是多個,合作社也可以是多個,組建合作社、引進龍頭企業,可以田園綜合體內不同區域為單元,也可以開發內容為單元。例如在田園綜合體內需要改造原有農房以承接度假、旅游等項目,就可以動員農民以農房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出資或引進資金對農房進行改造。農作物需要連片種植的,可以流轉土地,也可采用土地入股的方式,后者更有利于調動區域內農民參與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有利于田園綜合體項目的順利推進。從長遠看,能否真正保證農民的主體地位,是田園綜合體開發建設能否成功的關鍵。

 

在農業部部長韓長賦看來,田園綜合體建設要堅持以“農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農業”為基礎的發展定位、以“綠色”為導向的發展方式、以“文化”為靈魂的發展特色,尤其強調農家樂要讓農民樂,資本下鄉要帶動老鄉,創新完善利益聯結機制。

 

“田園綜合體是一種方法論,一個商業模式,一個理想鄉村生活模型;它不是以獲得補貼為目的的項目包裝,不是一場投資游戲。”張誠深有感觸地說,農業與其他產業不同,要做好田園綜合體,就要跳出農業看農業,跳出“三農”看“三農”。在田園綜合體發展中決不可一哄而上,而是要找到農業的規律,農業綜合產業的規律,城鄉共促的規律,找到與當地文化融合的模式。

 

業界人士指出,田園綜合體要展現農民生活、農村風情和農業特色,核心產業是農業。田園綜合體要體現產業綜合,但不能丟棄農業,將綜合體建設搞成房地產開發項目、大興土木的旅游度假項目。如何確保田園綜合體建設定位既能創新突破,又不走偏,對專家、政府、實踐者都是一個考驗。

 

目前,我國的田園綜合體發展處于初級階段,產業鏈延伸的空間十分有限,要充分挖掘各種農業、農村資源,包括歷史、文化、風俗習慣等,使田園綜合體真正“綜合”起來,讓美麗鄉村更加具有文化厚度,讓鄉村在發展中實現產業、文化與生態的互促共贏。

END

?
北京福利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