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全域旅游的發展背景、本質特征和價值目標是什么?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8-08-06 | 關鍵詞:全域旅游規劃,全域旅游規劃設計,全域旅游策劃
全域旅游規劃,全域旅游規劃設計,全域旅游策劃

 

2016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考察時指出:“發展全域旅游,路子是對的,要堅持走下去。”李克強總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大力發展全域旅游”,全域旅游上升為國家戰略。

 

全國現有500家全域旅游示范區創建單位,覆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各地迸發出實施全域旅游的無窮活力,紛紛將創建工作作為“一把手”工程、“牛鼻子”工程,形成黨政主導、部門協同、整體聯動、齊抓共管的工作機制,在綜合體制改革、現代旅游治理機制建設探索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突破。

 

全域旅游理念的出現有何背景條件?全域旅游理念又有何本質特征?并且全域旅游理念又體現了旅游業發展的什么價值追求?就讓我們在今天一同探討。

 

全域旅游的發展背景

 

1.全域旅游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

 

改革開放至今,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已由“短缺型”社會進入到“富足型”社會階段,由“生產型”經濟過渡到“消費型”經濟階段,由“定居”為主的生活形態演化到“定居”“移居”并行的生活形態階段,這些變化勢必催生全新的消費形態。旅游消費成為消費型經濟、富足型社會、移居生活形態的重要表征。隨著人們可自由支配時間和可自由支配收入的增加、移動性的增強以及信息技術的發達,旅游已毫無爭議地成為一種常態化的生活方式,由社會生活的非必需品變成必需品。傳統的旅游發展只是社會部分群體的貴族消費,如今旅游已經發展為社會幾乎所有群體的大眾消費。在我國經濟社會快速深入發展的背景下,無論是旅游消費的規模,還是旅游消費的質量;無論是旅游消費的理念,還是旅游消費的形式;無論是旅游消費的廣度,還是旅游消費的深度都發生了迅速而巨大的變化。為了滿足這種消費需求變化,適應這種經濟社會發展趨勢,全域旅游應時而生,以一種更深內涵、更高質量、更遠目標的模式來統領未來旅游業的發展。

 

2.全域旅游是我國旅游需求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

 

傳統的觀光旅游階段,“吃、住、游”一直是我國旅游發展的主導元素。在旅行社團隊組織下,“游”無疑取代了整個旅游活動,其他的要素作為補充往往不太被重視,或者所占比例相當有限,導致我國旅游發展一直是以景區景點建設為核心的現狀,吃、住、行、購、娛等要素作為配套內容建設不足。我國已經進入大眾旅游時代,自助旅游、自駕旅游逐漸取代團隊旅游成為主要的旅游組織形式,這是需求力量進一步釋放的表現。隨著經濟富裕、閑暇寬松、技術發達、市場完善、主體覺醒,我國旅游需求力量更強大、形態更分散、類型更多樣、質量更高端、變化更迅速,這就需要有新的旅游發展理念和模式來滿足。全域旅游是對旅游本質內涵的自然回歸,是對旅游要素的完整呈現,是對旅游產業鏈條的貫通整合,是對旅游需求的有效滿足。

 

3.全域旅游是我國旅游發展改革創新、轉型提質的必然要求

 

我國旅游發展經歷了30多年歷程,旅游活動已經由“觀光旅游為主”階段進入到“觀光旅游、休閑度假旅游并重”階段,旅游產業、旅游市場、旅游產品、旅游管理、旅游政策系統建設已經基本成型。然而,我國旅游發展幾十年來積累的頑疾也越發嚴重。旅游經濟發展還處于粗放低效階段,旅游產業結構有待優化、旅游市場水平有待提高、旅游資源有待活化、旅游業態有待創新、旅游管理有待細化、旅游政策制度有待完善;旅游社會發展處于普遍素質偏低的階段,旅游者的文明素質還有待提升、旅游社區居民包容心理還有待增強、旅游專業審美教育還有待推進;旅游政治發展處于整體地位不高的階段,管理的體制機制束縛亟待解除。全域旅游提出:要發揮產業優勢,通過對旅游資源、相關產業、生態環境、公共服務、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文明素質等進行全方位、系統化的優化提升,實現區域資源有機整合、產業融合發展、社會共建共享,這些是對我國旅游經濟、社會、政治發展現有不足的全面反思和系統總結,是我國旅游改革創新、轉型提質發展的必然要求。

 

全域旅游的本質特征

 

全域旅游的本質特征主要體現在全局性、空間性、帶動性、整合性和共享性五個方面。

 

1.全域旅游的全局性

 

全域旅游具有全局性的特征,“全”即“全局性”。首先,全局性體現在旅游發展視角的全局性。在新的歷史時期,旅游業不再只是簡單意義上的單個產業的發展,因其具有的關聯性大、綜合性強的天然特性,旅游業已經事關區域經濟社會的整體發展,已經成為“調結構、惠民生、穩增長”的優勢產業。因此,全域旅游發展是站在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高度,通過發揮產業優勢,對區域內經濟社會資源尤其是旅游資源、相關產業、生態環境、公共服務、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文明素質等進行全方位、系統化的優化提升。其次,全局性也體現在旅游發展要素視角的全局性,落實到旅游經濟社會發展層面,全域旅游提出,要打破以單一景區景點建設為核心,以觀光旅游要素為主的景點旅游發展傳統封閉觀念,向“吃住行游購娛”傳統六要素和“商養學閑情奇”新六要素并行發展的綜合目的地統籌發展的全局性觀念轉變;由“旅游業一個部門單打獨斗式的散兵發展”向“全社會多個部門有機合作式的全局發展”轉變。最后,全局性還體現在旅游發展管理視角的全局性,全域旅游是對旅游發展的資源配置、產業發展、市場結構、組織運作、制度安排、體制機制、基礎設施、公共服務、保障措施等多個方面的全盤統籌考慮,是建立適合旅游業發展特點的復雜管理系統,以滿足旅游業發展的復雜性特征。

 

2.全域旅游的空間性

 

全域旅游具有空間性特征。“域”即空間性,是指在一定區域范圍內系統發展旅游業,這與旅游活動的異地性和移動性本質特征緊密關聯。一方面,我們應該深刻地認識到傳統的“點式”旅游發展空間模式使得旅游活動在空間上呈現出“飛地”困境,導致旅游的空間流暢性和貫穿性受阻,狹窄的“點式”空間范圍束縛了旅游活動、旅游產業、旅游管理的發展,亟需在區域范圍將旅游做“面式”擴展,讓旅游要素建設滲透到區域的全部空間范圍,讓旅游產業擴展到區域的全部空間范圍,讓旅游基礎設施輻射區域的全部空間范圍,讓旅游管理覆蓋區域的全部空間范圍,保障旅游空間移動性;另一方面,我們應該明白全域旅游并非在我國全部地理空間范圍內發展旅游,不是旅游發展的空間大躍進,不是旅游發展的空間全覆蓋。繆爾達爾“地理二元經濟結構”理論告訴我們,空間均衡發展不符合區域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均衡和非均衡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內在動力。全域旅游的空間性,界定了發展的區域空間邊界,這就保證了旅游業發展不會突破區域經濟發展的地理范圍,避免了盲目追求空間絕對均衡化而導致區域經濟增長無效的后果。

 

3.全域旅游的帶動性

 

全域旅游具有帶動性特征。“帶動性”,即旅游產業對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促進作用。這是旅游產業發展到我國經濟新常態階段的產物,也是旅游業的產業優勢和綜合實力的集中體現。旅游業是最具創造活力的產業形態,是最容易實施創新發展理念的產業領域,是貫徹落實我國社會經濟“創新、協調、綠色、開發、共享”新發展理念的重要體現。以旅游業作為區域發展的優勢產業和核心動力,并引領和帶動整個區域經濟社會的改革創新、轉型升級發展,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這種帶動性不僅體現在產業經濟的帶動性,而且還體現在社會文化的帶動性;不僅體現在單個產業發展的帶動性,還體現在多個產業融合發展、多個事業多元發展的帶動性;不僅體現在綠色增長方式的帶動性,而且還體現在社會治理方式的帶動性;不僅體現在優化調整的帶動性,而且還體現在改革創新的帶動性。

 

4.全域旅游的整合性

 

全域旅游具有整合性特征。“整合性”,即旅游發展對社會經濟各類資源的整合運用。全域旅游發展,一是需要整合區域的生產要素資源,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整合資本、勞力、土地、技術、信息等現代生產要素資源,提高生產效率;二是需要整合區域的產業資源,發揮產業自身在發展過程中的融合性作用,整合旅游業與第一二三產業的資源,促進產業融合發展;三是需要整合區域的社會管理要素資源,發揮政府在社會管理中的引導作用,整合部門職能、體制機制、政策法規、公共服務、社會參與等社會管理要素資源,提高公共管理效率。

 

5.全域旅游的共享性

 

全域旅游具有共享性特征。“共享性”,即旅游發展成果要惠及廣大人民群眾,這是全域旅游發展的重要特征。旅游發展起源于人的旅游需求,最終要回歸以人為本的價值原點。經過30多年的發展,我國旅游經濟總量得到了巨大增長,2015年旅游經濟總量突破4萬億元,接待游客超41億人次。近年來,我國在世界上的旅游地位得到了實質性的提升和鞏固。然而,我國旅游業發展還處在以資本投資回報為主,企業利潤最大化的階段,旅游發展的紅利只被涉旅企業以及部分群體享用,尚未惠及更多社會主體,這是旅游發展共享性不夠的重要反映。全域旅游發展,就是要致力于實現全社會共建共享,通過全域旅游推動和助力我國扶貧戰略目標,讓廣大群眾在旅游發展中真正受益,這是對我國旅游業現階段發展不足的深刻反思,是實現旅游發展社會效益最大化的必然要求,也是共享性的深刻體現。

 

全域旅游的價值目標

 

全域旅游是一種區域旅游發展理念,更是一種旅游發展價值追求。要以質量價值目標、治理價值目標和共享價值目標作為我國全域旅游發展的價值追求,以增強我國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1.質量價值目標

 

全域旅游是我國旅游業發展到高級階段的表現。相對于傳統旅游,全域旅游不再以追求規模數量為目標,而是以提升質量效益為目標,質量價值目標是全域旅游的首要價值目標。質量價值目標是提高我國旅游資源配置效率、增強我國旅游發展綜合效益、實現我國世界旅游強國戰略目標的基本保障。質量價值目標是我國旅游產業結構高度化、城鄉協調發展、市場結構優化、要素配置均衡、空間布局優化、資源有效利用、體制機制創新的必然要求,也是防止全域旅游發展過程中簡單模仿、粗暴復制、短期行為、不擇手段等誤區的基本要求。全域旅游質量價值目標追求主要通過產品質量、服務質量、市場質量、產業質量、管理質量、消費質量等多個質量價值來實現,質量價值是全域旅游發展目標價值的邏輯基點。

 

2.治理價值目標

 

全域旅游是我國旅游發展管理思想創新的重要表現。全域旅游以突破傳統景區景點封閉建設為出發點,融合“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新發展理念,通過優勢化、系統化、整合化、開放化途徑來實現大旅游發展目標,這是一種高質量的旅游發展模式,需要創新傳統的旅游管理方式,需要全民共建共享的治理手段來實現,治理價值目標是全域旅游的重要價值追求。全域旅游涉及范圍廣、要素多、關聯性強,情況復雜,由政府旅游部門的單一主體管理思路已經很難滿足其管理要求。因此,全域旅游發展要突破狹隘的單一主體管理思路,突破“管”與“被管”的角色思維定式,變居民、游客、企業的“被管理者”身份為“管理者”身份,變“強制管理”為“民主管理”、變“行政式管理”為“參與式管理”,發揮一切旅游利益相關者的主動性,逐步構建黨政統籌、市場主導、社會參與的多元主體、民主互動式的治理體系,實現我國旅游業發展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價值目標追求。

 

3.共享價值目標

 

全域旅游是我國旅游業發展準確定位價值坐標點的重要引導。共享價值既是公民社會的追求,也是共享經濟的本質特征。讓全體人民共享改革成果,是我國中央政府現階段致力的國家工作目標,也是每個產業發展應該致力的社會責任目標。全域旅游發展要實現社會共建共享的發展目標,這既是全域旅游發展的重要手段,也是全域旅游發展的最終落腳點,更是全域旅游發展的終極價值目標追求。旅游事業起源于人的旅游需求,旅游發展的終極目標應該要回歸到以人為本的價值原點,更好地完善人的發展。全域旅游發展共享價值目標追求,就是要改變旅游發展只是景點景區企業獨建獨享的狀況,要讓廣大人民群眾在全域旅游發展中真正受益,通過優化產品結構、提升市場競爭程度、創新體制機制向旅游者釋放更多的旅游價格和質量紅利;通過創新業態、優化要素組合向全社會提供更多的旅游創業和就業紅利;通過投資引導、政策鼓勵、優惠支持向鄉村居民提供更多的旅游參與和發展紅利;通過發揮旅游產業優勢、增強產業經濟輻射效益,向我國貧困地區提供更多的旅游經濟和社會紅利。

 

共享價值目標是質量價值目標和治理價值目標的最終指向,質量價值目標和治理價值目標為共享價值目標提供堅實保障,治理價值目標是質量價值目標實現的重要手段。三者緊密關聯,密不可分,構成一個穩定的全域旅游價值目標“鐵三角”,牢不可破,共同保障和推動我國全域旅游的健康、有序發展。

END

?
北京福利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