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鄉村振興:資源,到底要如何下鄉?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02-27 | 關鍵詞:鄉村振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鄉村振興規劃
鄉村振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鄉村振興規劃

 

國家財政支農資源下鄉一般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一卡通直接到戶,比如農業綜合補貼、新型農村醫療保險、新農保,都是一卡通直接發到農戶,另一種是通過項目制,主要是通過條條來為農村提供公共設施與基本服務,比如土地整理項目水利建設項目等等。

 

村莊釘子戶是如何練成的?

 

在鄉村中,大到對一整個村的整體扶貧,小到自然村建設一條鄉村道路,都是項目制的。

 

項目制是通常由地方申請、國家審批、招標工程隊實施的項目,到了村莊,往往因為缺少農民參與,而可能遇到釘子戶,從而導致項目難以落地。其中最典型的情況,是項目實施過程中,因為是國家項目,項目落地要占地或損失青苗的農戶索要高額補償。就筆者親眼所見,鄉村扶貧項目組下鄉,整理美化農戶自家院子,也被要求支付高額賠償,不然就要求已經在動工的院子整理恢復到原貌,扯皮打滾,誓不罷休。這個農戶所索要的,是抽象的項目工程隊的錢,是國家的錢,是公司的錢,這些錢不關本地農民的事情。釘子戶要到了高價,他就成了群眾中的英雄,有本事。本來項目是為了當地農民服務,是惠民工程,是做好事,結果卻發現,好事不好做。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才有了農民出錢出力,國家獎勵補償的模式。比如建設通村公路,要由村集體承擔部分費用,農民出工出力做路基,國家項目做路面,甚至采用“以獎代補”政策,村社集體或個人出錢建設達到要求,國家再給以部分獎勵資金作為補償。以獎代補、以工代賑、民辦公助,等等,國家財政資金惠農,前提是村社和農民參與進來,承擔責任。充分發揮農民參與,有的地方甚至可以做到“四不補”——拆舊不補、青苗不補、人工不補、占地不補。充分發動農民,讓他們了解到改造生產生活條件,建設基礎設施與自身切實的關系,最終至上而下的資源才能得到高效的利用。

 

示范村真能示范嗎?

 

中央財政支農資金項目太多太濫,在農村到處撒胡椒面,不能起到應有的支農作用,也做不出看相。所以才有了將中央專項轉移支付變成一般財政資金,在縣級統籌。一般來說縣政府比中央更加了解農村需要什么,但是縣上是否會將中央資源用去中央希望用的地方,則另當別論。

 

縣政府在使用支農資源時,抉擇者并非受益人,而他有自己的抉擇偏好或者個人利益,這就可能形成至上而下的資源轉移或者自下而上的利益尋租,有的農業企業,不再琢磨市場,而是琢磨市長,琢磨政策,琢磨如何套政策直利,從而走上邪路。

 

除了利益尋租外,另一種表現是將大量資源集中使用到示范點上去。使用到點上的好處是資源使用看得見,相對安全,不易出錯。所以才有了當地政府對示范點的偏好。但是示范點示范村畢竟只是示范,大量的資源集中打造,出來一個金碧輝煌的點,尤其這些點,大部分是有其獨特性的,完全不可復制。有的村,連續幾年投入幾個億,示范示范再示范,各種項目資金集中到一起,根本就不可以復制,哪有什么示范作用?而湖北一個縣級市最近十年在一個示范村上就投入各種財政資金達3億元,這幾乎是全市所有可以機動出來的支農資金。十年出來一個村,其他幾百個村怎么辦,要多少十年才能將全縣鄉村振興起來?

 

集小成多干大事,農村公共工程事業

 

每年通過一卡通發放到戶的農業綜合補貼,通常包含農業綜合補貼和生態公益林補貼,以一畝100元算,這一筆錢對一戶土地承包戶來說杯水車薪,既不能讓農民增加收入,也沒有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一個行政村一般二三千人,三四千畝地,就有三四十萬的農業綜合補貼,這筆錢比一般農業行地區行政村一年所有財政補貼資金高了好幾倍。這是一筆攤薄了就沒了,集中起來很可觀的資金。

 

如何利用好這筆資金,廣東清遠探索出來一條路,在村莊層面,通過村民同意,將農業綜合補貼整合成村莊公共工程和公益事業建設資金,從而提高村莊組織能力,應對農民生產生活各項所需。

 

中國的大多數自然村是宗族社會,往往一個村一個姓。通過商議來實現這一筆補貼整合起來,是容易實現的。且在熟人社會中使用這筆公共經費,一定沒人敢浪費,更不會有貪污,并且,村莊自己的錢,如何用到刀刃上,如何進行工程建設,一定會是最合理最節省高效的。有了大家共同的資金,有了大家共同要建設的項目,再動員村民義務出工,就很容易了。有錢、有事、有人、齊心,極大改善農民生產生活條件是必然的結果。

END

?
北京福利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