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創新發展鄉村旅游,散落的“鄉村小資源”大有價值

作者:admin | 來源:網絡 | 時間:2016-10-14 | 關鍵詞:鄉村旅游資源,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與“高大上”的自然、人文等“名”資源相比,那些被忽視的小山水、小文化、小設施、小生產數量眾多,散落在鄉村各處。當下,鄉村生態保護、鄉村文化傳承、鄉村旅游發展給這些“鄉村小資源”帶來了絕好的發展機會,尤其在全域旅游的背景下,“鄉村小資源”定會生機勃勃,大放異彩。

  發展鄉村旅游,在很多地方似乎很多人都覺得做不出什么特色,理由之一是沒什么資源。這里的“資源”是指名山大川、名勝古跡抑或名人騷客,最不濟也是名產風物,總之資源要有“名”,否則斷然發展不了鄉村旅游。上述認識顯然是在傳統觀光旅游意識的慣性下產生的,與“高大上”的自然、人文等“名”資源相比,那些被忽視的小山水、小文化、小設施、小生產數量眾多,散落在鄉村各處,筆者稱之為“鄉村小資源”,現在到了它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何為“鄉村小資源”?


  專業名稱中不知是否有“鄉村小資源”,我們認知的“鄉村小資源”是指在經濟效益的價值觀念標準下,在鄉村范圍內,無法或不能明顯吸引文化藝術者、資本擁有者、社會管理者、鄉村旅游者等群體或關注、或保護、或開發、或消費的眾多資源的總稱。

  眾多無奇的山水花木、普通的老屋街巷、寂寞的木石遺存、瀕危的民俗非遺、廣布的縱橫阡陌、樸素的鄉民、滿含鄉愁的炊煙、村頭平常的老樹、藤蔓肆意的籬笆……都是筆者認為的“鄉村小資源”。“鄉村小資源”跟資源的體量沒有必然的聯系,這里的“小”是指它們一直以來未得到與其價值相匹配的重視,處于自生自滅的狀態中,甚至面臨人為的毀壞。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鄉村小資源”大致有三類。

  自然類“鄉村小資源”主要有山地丘陵、山坡小峰、小溪水塘、無名花草、禽畜蟲鳥、自然聲色、小天象小氣候微地形等,這些讓鄉村比城市多了幾分柔情與生機,添了一些靈動與親切,空間相對扁平,視野足夠開闊,柔性視覺效果讓人很放松。

  與此相對的則是老屋陋巷、大野小田、土廟薄祠、亭道橋廊、川堤河壩等,它們是人文類“鄉村小資源”的代表,是鄉村人生存與智慧碰撞的物化存在,組合價值很高,少數單體的文物價值、美學價值、景觀價值潛力較大,或可稱為隱形的“名”資源。

  還有一類就是社會類“鄉村小資源”,主要是人、行為、規范和氛圍,包括在上述自然類和人文類鄉村小資源營造的空間環境下的鄉民群體,這一宏大群體曾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生產生活和精神活動,以及鄉規民風等。

  一直以來鄉村都依附于城市存在,而且社會對鄉村缺少實在的重視與支持,鄉村弱勢,鄉村資源也就成了開發價值上的小資源了。與此同時國人似乎對“高大上”青睞有加,整個社會過分聚焦于各種出名的事物,對包括“鄉村小資源”在內的各種樸實無華的存在選擇性忽視,因此“鄉村小資源”的遭遇很是悲慘,不被重視,長期邊緣化,如能任憑風吹雨打自然老去已是善終,更多的是人為摧殘,劈山填河、拆屋毀宅、砍樹伐木、上樓離田……“鄉村小資源”是鄉村性信息最可靠的載體,最原真的信息存留,更是鄉村性值得期待的傳承力量,而“鄉村小資源”的不斷弱勢加劇了鄉村性的流失,無處不在的硬化、渠化、整齊化、直線化、機械化、城市化以強者的姿態入侵鄉村,各種易容的偽鄉村性就此乘虛而入,鄉村性愈發凋敝。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鄉村小資源”的價值


  在農業文明日漸式微,鄉村空間日益空心化的今天,“鄉村小資源”的價值頻遭忽視拋棄。隨著城市文明的弊病不斷暴露,人們又重新審視鄉村,打量起鄉村價值,特別是隨著鄉村旅游和鄉村度假的發展,“鄉村小資源”的價值終于有了止跌回升、觸底反彈的可能,受到以旅游界為代表的社會各界的重視。“鄉村小資源”的價值是全方位的。

  1、環境景觀價值。純凈的空氣、清澈的河水、蔥郁的山野、小村落、小寺廟、小古跡、小花小草都是小資源的范圍。其價值就在于綜合的融合價值,營造一種氛圍一種環境的價值。可以整體營造鄉村居游的大環境、大背景,各種小資源相得益彰、交相輝映,形成一種混搭的效果;也可以作為裝飾品,點綴景觀,形成景觀焦點,甚至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2、歷史文化價值。“鄉村小資源”或多或少都有人力的痕跡,從而記錄下過往的人間百態,是人們的記憶和歷史的證明,而且早已內化為鄉村的難以分割的一部分,自然環境為主的鄉村難免有單調寂靜之感,如果融入一些人文的氣息,融入一些經過歲月沉淀的人類智慧物化的體現,那么小資源的歷史文化價值就會凸顯。

  3、體驗互動價值。部分“鄉村小資源”仍然保持著原有功能,游人可以住在鄉村老屋,使用原來的生活設施體驗過去,下田感受“鋤禾日當午”的不易,也可以參與到鄉村民俗中。另外,散落鄉野的亭臺廊橋如果結合騎行徒步游線,將增加游線的節奏韻律,減緩游客的疲勞,增強游興。

  4、鄉建材料價值。歷來鄉村建設基本是就地取材,山石、木竹、卵石都是常用之物,還有一些殘破建筑的構件都是可以再次創意改造利用的,以此共同打造一個溫馨的鄉村生活和休閑的環境。另外特別是人文類小資源,往往就是當地人日常生產生活積淀物化后的表現,旅游商品開發可以從中獲得一些靈感。

  5、生產功能價值。一些堰壩、田壟、林地、圈舍仍有生產價值,如果與旅游結合開發體驗性生產,將有效提升旅游感受。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鄉村小資源”的旅游化利用


  1、整合打造,營造空間。“鄉村小資源”由于受重視程度不夠,外力尤其是有意識的人力干擾較少,也就較好地保存著資源本身的物理、化學屬性,保存了文化、美學的原真性,換言之,其中的鄉村信息很全很真,由于它們的存在,鄉村的環境氛圍得以基本保全或是具備了一定程度恢復的可能,早期的農家樂基本是這種利用方式。

  因此,“鄉村小資源”應該有序整合,作為環境氛圍營造的基礎因子,整體營造一種具有鄉村性的環境空間和精神氛圍,成為強化鄉村旅游特性的最強優勢。同時,要充分重視部分“鄉村小資源”景觀價值的發揮,適當與現代人的審美特點、情趣愛好結合,在不破壞“鄉村小資源”自身性的前提下,充分利用現有的各種特性對它們進行設計,融入設施功能性、景觀觀賞性和精神寄托性,形成自然和人文相融、傳統與現代和諧、或時尚簡約或古韻詩意或自然純凈的鄉村空間。

  浙江德清莫干山民宿群已經較好地通過實踐證明了“鄉村小資源”整合創意打造的可行性,這樣的區域是一種文化、美學、生態、農業、設計、時尚、品質交融的空間,為鄉村度假生活的開展提供了最好的條件依托,全域旅游背景下,“鄉村小資源”更是獲得了裝飾風景空間的機遇,與全域旅游處處是風景而不是處處是景區景點的特色相符合。

  2、升級成名,傳承文脈。“鄉村小資源”的“小”有些是隱形的、相對的,在新的評判標準或新的市場需求,特別是新的政策機遇下,小資源很容易出名,逆襲為傳統旅游資源觀下的“名”資源,受到旅游開發者的重視,成為一定鄉村區域的重點吸引物,通過科學整合,創意打造,成為具有市場號召力和競爭力的旅游產品。

  眾多的歷史古村落都是這一利用方式的成功案例。皖南的徽州古村落長期以來無人問津,在工業經濟和城市文明的強勢打壓下,成為落后、貧窮的標志,但是隨著古村落的鄉村文化、建筑美學、風水環境、宗族民俗等價值不斷被發現,這些古村落似乎一夜之間“高大上”起來:200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中國皖南的西遞、宏村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也是全球第一次把民居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西遞、宏村這兩個傳統的古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持著那些在上個世紀已經消失或改變了的鄉村的面貌,其街道的風格、古建筑和裝飾物,以及供水系統完備的民居都是非常獨特的文化遺存。

  我們終于認識到隨處可見的“鄉村小資源”——古村落,原來有如此非凡的價值。2011年宏村創建成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2014年古村落唐模、呈坎又與另外三處古徽州文化遺存捆綁成功創5A級旅游景區。綜上所述,鄉村區域需要重視“鄉村小資源”旅游價值和功能的挖掘,契合市場,創意打造,推動部分小資源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3、創意改造,突出情趣。在推崇大眾創新的今天,看重吸引力的旅游業更是需要不斷創意創新,創造更多吸引游客觀感和體驗的景觀與體驗。

  由于鄉村生活的相對靈活與隨性,很多“鄉村小資源”天生且長期就具有多重功能,比如門板既是門,也可以做桌子和床;水缸主要盛水,也可以腌菜,還有風水功能。因此,在跨界融合、顛覆思維的當下,眾多“鄉村小資源”的天性得以釋放,迎來了創意新生的契機。

  比如牛棚豬圈曾是鄉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是農耕生產的遺存,但在很多鄉村已基本喪失了原有的圈養功能,像這種臭氣熏天、“顏值”太低的建筑通常是一拆了之。其建筑材料、施工工藝、生產方式、飼養對象等包含的信息既是記憶也是情感將會永遠滅失,它們還能有機會存活嗎?有!河南新縣西河村將它們創意改造成室外公用廁所,以緩解屋內無廁的不便,而浙江桐廬的牛欄豬圈則華麗變身為牛欄咖啡、豬欄茶吧,變臭為香,實在妙不可言。其他還有利用荒坡崗地打造地形公園,搜集閑置壇壇罐罐設計成創意景觀小品的點贊之舉,尤其是早期的洋家樂民宿更是創意改造成名的典范。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4、體系梳理,以量取勝。“鄉村小資源”的一個重要特點是數量眾多,種類豐富,在資源個體價值難以發揮利用的情況下,如果進行同類歸納,形成體系,通過同類數量形成體量,進行資源重組,抱團發展,仍然可以讓“鄉村小資源”受到關注,有所作為。

  比如很多鄉村把閑置的犁耙、脫粒機、織布機等生產工具收集到一起展示農耕文化,或是把手爐、腳爐、油布傘、棕衣、箬笠集于一室陳列讓人直觀認知曾經的鄉村生活細節,這都是體系歸納,集合做大的事例。

  有了數量的優勢,就會呈現一個相對完整的歷史文化景象,讓游客全方位了解相應的發展變遷和人們生存生產生活的智慧。如果重組后的體量仍然稍顯不足的話,可以外部植入或無中生有,做大體量,實現質變。

  比如某地漁業歷史悠久,有關漁業的工具、遺跡、故事、人物、作業技術、漁業非遺十分豐富,要素完整,同時也有了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了讓這些漁文化小資源發揮更大的旅游價值,就可以植入國內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漁業文化,打造漁村大觀園的主題,從而在量的整合上做到較高層次。

  5、借勢外力,壯大自身。“鄉村小資源”要想實現旅游化利用,還有一個嘗試就是借勢外力。這里的“外力”可以是周邊線性旅游吸引物、塊狀旅游景區,可以是旅游需求巨大的臨近大中城市,也可以是重大事件機遇,還可以是影視拍攝的外景需求,總之能用得上“鄉村小資源”的,都是有效的外力,以此開發合適的旅游產品,回應游客需求,融入其中實現自身發展,正所謂蠅隨驥尾,騰飛千里。

  張家口張北壩上的一條柏油馬路沿線蜿蜒曲折、景觀奇峻,但是多年來只是日復一日靜靜地安躺塞外,幾年前當地整合資源,以之為基礎主要面向北京的自駕車愛好者營造良好的自駕游空間,一時間聲名鵲起,成就了“草原天路”的美名,沿線的“鄉村小資源”依托草原天路超越了既有存在,實現了價值激活和價值跨越。

  浙江安吉有一片竹林,是著名影片《臥虎藏龍》的外景拍攝地之一,影片全球上映后,火箭般提升了這片竹林的全球知名度,極大地凸顯了生產性竹林的旅游價值,安吉縣抓住千載難逢的機遇,發展竹生態旅游,依托當地處處皆是的竹子打造出“中國大竹海景區”,實現了小資源的迅速增值。
 

鄉村旅游開發資源

END

?
北京福利彩票大奖